当前位置:首页>>本站信息 >> 民主法治
山东徐玉玉案开审 检方认定诈骗是其死因
 
作者: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日期:2017-06-28   点击次数:
  徐玉玉案主犯出庭受审
 
  6月27日上午9点,备受关注的“徐玉玉遭电信诈骗身亡案”在山东临沂中院开庭审理。陈文辉,郑金锋等7名被告人被诉诈骗罪。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说,他相信法院会依法审判还他们一个公道,到现在他和家人都在恨诈骗女儿的人。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称自己每天都会想起玉玉,虽然目前生活困难,一家人也没有提出民事赔偿请求。
 
  7名被告诈骗56万余元
 
  2016年8月19日,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18岁的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随后遭遇电信诈骗被骗走9900元。案发后,徐玉玉与父亲到公安机关报案,回家途中徐玉玉心脏骤停,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徐玉玉的死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最高检、公安部联合对该案挂牌督办,后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等7人被抓获归案,并因涉嫌诈骗罪被起诉到法院。
 
  昨天的庭审从上午9点开始,7名被告人被带入出庭,分别是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和陈福地。临沂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谭长志等4名检察官担任该案公诉人出庭指控犯罪。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陈文辉、郑金锋、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电话,骗取他人钱款,金额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通话次数共计2.3万余次,并造成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考学生徐玉玉死亡。
 
  公诉机关认为,陈文辉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电信诈骗,均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陈文辉以非法方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应当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徐玉玉死因成庭审焦点
 
  在27日上午的庭审中,7名被告人依次接受了法庭讯问,7人为一个团伙,其中4人直接参与了“徐玉玉案”的诈骗。根据被告人供述,2016年6月至8月,他们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另案处理)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考生信息十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其中包括徐玉玉的个人信息。除徐玉玉外,山东福建等地多名高考生也被骗。
 
  庭审中陈文辉的辩护人邀请临沂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作为鉴定人出庭作证,公诉机关则邀请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和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两位教授作为专业人士出庭作证。鉴定人和专业人士在法庭上结合徐玉玉被骗前身体状况,被骗后的异常情绪及医院抢救记录等分析徐玉玉死亡原因,认为徐玉玉死于心源性猝死,她的死亡与被诈骗之间有因果关系。
 
  据了解,对于检方的指控,7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公诉人当庭建议,陈文辉、郑金锋、熊超、郑贤聪、陈福地实施诈骗造成徐玉玉死亡,应酌情从重处罚。
 
  该案将择期宣判。
 
  7人团伙分工明确
 
  昨天,检方也首次披露了该案的详细情况。
 
  该案公诉人、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李涛说,从案件本身看,陈文辉等7名被告人结成犯罪团伙,分工明确、流窜性强、危害性大,该团伙诈骗过程可分“四个环节”分工负责,环环相扣。
 
  首先,由被告人陈文辉、郑金锋网络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台词剧本,租赁诈骗场所,购买手机、手机卡等作案工具;随后,被告人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冒充教育局、房产局工作人员拨打一线电话,照本宣读发放助学金、购房补贴的台词剧本,诱骗被害人拨打二线诈骗电话领取款项。然后,陈文辉、郑金锋冒充财政局工作人员,接听被害人回拨的二线电话,以发放助学金、补贴款为由,诱骗被害人向特定账户汇款、存款。
 
  最后,被告人郑金锋、熊超、陈福地负责转移诈骗赃款,并汇入陈文辉、郑金锋的专门存放赃款账户,完成犯罪。
 
  据了解,由于陈文辉购买的个人信息主要是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这导致受骗者绝大部分是徐玉玉这样的山东籍高考学生,检察机关已查实认定的被骗考生有20多人。
 
  徐玉玉个人信息曾遭“黑客”窃取
 
  在徐玉玉案中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徐玉玉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泄露的?
 
  据徐玉玉的家人说,在案发的前一天,徐玉玉的确收到了发放助学金的通知,恰巧就在第二天,陈文辉犯罪团伙就将诈骗电话打给了徐玉玉,他们还能准确地说出徐玉玉的个人信息,这也成为徐玉玉上当受骗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根据检方的披露,陈文辉等人是从今年19岁的杜天禹处购买的徐玉玉的个人信息。杜天禹称,他获取到山东考生信息是在测试网站漏洞时找到的。有一次他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中得知这些信息还可以卖钱,于是开始在网上贩卖这些考生的信息。后陈文辉与他取得了联系。
 
  在和陈文辉的交易过程中,杜天禹贩卖了十万余条高考考生信息,获利共计一万四千余元,而据陈文辉供述,他购买学生信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学生信息的成本比较低。
 
  目前,杜天禹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已被移送到罗庄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讲述
 
  徐玉玉母亲:每天都会想女儿
 
  从去年8月19日,徐玉玉妈妈接到的那通诈骗电话起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徐玉玉的家人在逐渐适应着玉玉不在的生活状态。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和母亲李自云,在徐玉玉离世的一年里,两口子和玉玉的姐姐带着不舍、思念和愤恨,一天天过下去。
 
  时常梦见玉玉
 
  昨天上午8点,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到了临沂中院门口。
 
  玉玉的家位于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中坦村,距离临沂中院驾车距离近20公里。但徐连彬不舍得打车,一大早,徐连彬和玉玉的大伯、小姨乘公交车,花费一个多小时到了中院。
 
  因为腿部有疾,徐玉玉的妈妈李自云选择在家里等候。在开庭前一晚,李自云和徐连彬都没怎么睡好觉,“也不知道几点才睡着”。昨天早上5点多,两口子就起了床,徐连彬出门前往中院时,两个人默契得什么都没有说。李自云说她只希望,法院能够给予一个公正的判决。
 
  回想起去年的种种经历,李自云仍觉得“无法相信”。事发至今已近一年,李自云称自己不是经常想起玉玉,而是“每天都会想”。想玉玉的时候,李自云也会不自觉地掉眼泪。
 
  为了对抗这种无处不在的思念,李自云和家人选择把玉玉的物品都卖掉了,基本上一件衣服、一支笔都没有留。但这种做法似乎并不有效,玉玉的身影还是会时常出现在李自云的梦中。在梦里,李自云说玉玉还是以前的样子,扎着马尾辫,穿着以前妈妈洗过的衣服,冲着她笑,“就是以前好好的样子”。但一觉醒来,面对空荡的房间,李自云只觉得空落落的,“心里面还得想半天。”
 
  这一年来,李自云平时基本待在家里,打扫打扫卫生,偶尔会去亲戚家串个门。事发至今,夫妇俩没有再经过玉玉去年晕倒的地方。
 
  去年,玉玉的姐姐徐琳从新加坡辞职回到了家里,陪着李自云和徐连彬两口子,但目前仍没找工作。不在家的时候,李自云说徐琳也会出去,“我也没问去哪,可能是找同学什么的。”在李自云看来,在妹妹出事后,徐琳也花了很久才慢慢走出来。
 
  曾想去南方读书
 
  徐玉玉的高中成绩一直优秀,基本维持在班级前三名,年级前十名的位置。高考568分的分数,让徐玉玉最终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虽然这和理想中的山东大学有出入,但徐玉玉还是很高兴,因为她曾经最想去南方读书,这样可以离在新加坡的姐姐近一些。
 
  在同学们的眼中,徐玉玉勤俭、爱笑、开朗。同学陈柯羽曾对北青报记者回忆,“她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
 
  开朗也是李自云作为一个母亲对女儿的评价,李自云回忆,高考录取后,玉玉“那些天可高兴了,天天喜乐乐的。平时在家吃完饭,就嘻嘻哈哈地看电视、玩儿”。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徐玉玉生前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潘宝建,潘老师说学校的工作人员也有人去庭审现场,但由于工作原因,自己没能前往现场。在玉玉去世的近一年里,潘老师因为一次涉及到保险的事情,和玉玉爸爸有过接触,在潘老师的印象里,玉玉爸爸的状态“还行”,说完,潘老师深深叹了口气。
 
  据潘老师介绍,今年班上的同学没有遇到过电信诈骗的例子,目前也没有听说有同学收到过诈骗短信或者电话,“在教育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到位了。”
 
  没想过让大家捐款
 
  在昨天的庭审现场外,徐玉玉的父亲徐连彬说,因为自己是证人,没法进去庭审,所以让玉玉的大伯和小姨去旁听庭审。这次开庭,徐连彬说他并没有提民事赔偿请求,“那几个诈骗的人家里也穷,估计也拿不出什么钱来。再说法律的事情我们也不是太懂。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他们,相信法院会给我们一个公道。”
 
  徐连彬说,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但是至今想起来,他和家人依然在恨,恨诈骗的人夺去了女儿的生命,“一想到女儿就心里疼。”女儿死后,玉玉的妈妈大病一场,到现在身体仍然不太好,“还好情绪已经比以前好了很多。”
 
  李自云两口子平时极少和外界联系,因为心情不好,也很少看电视新闻,但偶尔看到跟电信诈骗相关的消息,李自云仍觉得“气得慌”。
 
  因为此前盖房子,加上女儿出事,徐连彬欠下了28万多的外债,这一年多来一分钱也没有还,徐连彬偶尔出去在附近的工地上打打零工,补贴一些家用,李自云说,他是“心情好的时候就出去,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在家,一个月干个十来天。”目前,全家的生活都靠徐连彬在维持。
 
  李自云说自己会在家里面种些蔬菜,平时供一家人吃喝,“蔬菜都是自己种的,平时也没心情花钱,也不花多少。”
 
  徐连彬打零工时,一天要上八九个小时的班,大概能挣150多块钱,“虽然不多,但也挺好的了,没法出去工作,家里人还需要照顾。”对于这笔债务,徐连彬说他只能慢慢去还。
 
  尽管生活困难,但是李自云和徐连彬还没有想过希望大家给他们捐款,“都是公家在办的,以后看着再说了。”
 
  记者 李铁柱 郭琳琳
 
  案件回顾
 
  徐玉玉案的312天
 
  2016年8月19日
 
  陈某某等犯罪嫌疑人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为名,诈骗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学生徐玉玉9900元钱。
 
  2016年8月21日
 
  徐玉玉与父亲一起去派出所报警,回家途中身体出现不适入医院抢救,抢救无效死亡。
 
  2016年8月28日
 
  该案6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2016年9月2日
 
  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检察院迅速成立专案组,适时介入案件办理。
 
  2016年9月30日
 
  山东检察机关批捕徐玉玉被电信诈骗致死案7名犯罪嫌疑人
 
  2017年2月28日
 
  最高检、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经山东省临沂市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7年4月17日
 
  山东检察机关依法对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提起公诉
 
  2017年6月27日
 
  “徐玉玉案”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支部生活》杂志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 SDD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0206071号
山东党建网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建国小经三路37号 邮政编码:250001 电子邮箱:sddjwtg@126.com